• <s id="4yug1"><object id="4yug1"></object></s>
  • <th id="4yug1"><track id="4yug1"></track></th><span id="4yug1"><pre id="4yug1"></pre></span>

  • <th id="4yug1"></th>

    又到一年清明時

    編輯發布:報社 ??時間: 2021-04-13?【字體:

    又到一年清明時
    周康康

      清明節到了,昆明仍然沒有下雨。沒有落雨的清明節,讓春城這座城市也變得干燥起來。在昆明讀起“清明時節雨紛紛”,詩句的韻味也略微差了些。
      清明回家嗎?這句話被好多人掛在嘴邊,又放在心頭。前幾天和家人視頻,聊到項目施工生產忙,可能回不了家。沒過一兩天,媽媽就打來電話:“今天你爸和你哥去上墳了,你好好上班,不要想家?!鼻迕骷陌?,游子路遙遙。長大后,走出家門,愈發體諒到父母的不容易,可每一回又被父母呵護。家明明很近,又變得很遠,而那些逝去的親人,則變得更為遙遠。
      小時候過清明節,我們幾個小家伙跟著爺爺,浩浩蕩蕩地去給太爺爺、太奶奶上墳。掃墓之后,爺爺會給我們幾個小家伙一人買一個小風箏。我們拉著風箏線,在田間地頭跑得呼哧呼哧,可風箏就是飛不起來。風箏停留在爺爺手里的那一刻,連風都變得溫柔起來,輕輕一吹,風箏就飛起來了。
      不經意間,放風箏的次數少了,買風箏的人也逝去了,歡樂早已不在,思念與回憶充斥心間。隨著年齡和閱歷的增加,感觸也愈發不同。我才明白,爺爺帶我們去上墳,不止于風箏,而是要讓我們記住那些遠去的親人。隨著爺爺的逝去,我也開始學著他的模樣,在一個小土包面前低語。
      是啊,當年的那個小家伙,也走出了家門,開始扛起生活的重擔,在地鐵建設一線,為祖國的軌道交通建設奉獻著自己的汗水與激情??墒窃谇迕鞴澾@天,心里始終有一塊很溫暖的地方,用來回憶緬懷那些逝去的親人。就像那個當年的小家伙,看著清明的風,輕輕一吹,風箏就飛上了天。
        (作者單位:三公司昆明地鐵5號線項目)

    精品无码制服丝袜自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