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 id="4yug1"><object id="4yug1"></object></s>
  • <th id="4yug1"><track id="4yug1"></track></th><span id="4yug1"><pre id="4yug1"></pre></span>

  • <th id="4yug1"></th>

    登 高 英 雄 傳 奇

    編輯發布:企業文化部 ??時間: 2020-07-31?【字體:

    張榮文  金偉


      有的人活著 他已經死了;有的人死了 他還活著……
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臧克家


      薄霧如紗,細雨如絲,兩山間的樹木蒼翠欲滴,隨風搖曳,給煙鎖霧罩的隴海鐵路八號橋增添了幾分神秘的色彩。

      今年的5月15日,在登高英雄楊連第犧牲68周年紀念日之際,我們驅車來到這個令人神往地方。

      近百年的風雨侵襲,承載著楊連第登高壯舉的八號橋,已被歲月的銹蝕所涂抹,二號橋墩下“英雄登高處”的標牌,標識著這里曾經發生過驚心動魄的一幕,喚起人們對英雄的追憶。橋墩上那些裸露出來的鐵夾板,雖然已是銹跡斑斑,但作為登高壯舉的見證者,日復一日地向來訪者講述著那段前無古人、后無來者的英雄傳奇。

    一、英雄傳奇和英雄時代

      1949年,解放戰爭進入最后的大決戰階段,中國人民解放軍以摧枯拉朽之勢四面出擊,風卷殘云,國民黨政權茍延殘喘在做最后的掙扎。是年4月,楊連第由隨軍職工轉為中國人民解放軍戰士。同年8月,楊連第所在部隊接受了修復隴海鐵路八號橋的艱巨任務。

      八號橋位于隴海鐵路洛陽至潼關段、三門峽市觀音堂鎮觀音堂村以西三公里的崇山峻嶺之中,全長152米,共有橋墩5座,最高的橋墩45米。橋東端是陡峭的槐溝山,鐵路就從槐溝、干濠兩座隧道內穿過來。橋西端是西山,5座橋墩由西山頂上直上直下依次排下來,最高的二號橋墩深至溝底,兩端貫穿著三座隧道。隴海鐵路八號橋以驚人的高度,險峻的地形,榮登當時全國最高橋金榜,位居聞名全國的三大險要工程之列。

      隴海鐵路東起江蘇連云港,西至甘肅蘭州市,是中國第一條貫穿東西的大動脈,始建于1904年。隴海鐵路伴隨著軍閥混戰,烽煙四起,戰爭頻仍,沉沉浮浮,建建停停。而要塞工程——八號橋則是修建于1922年,乃法國、比利時工程師共同設計施工,先后歷時4年之久才得以竣工。1944年日寇進攻中原時,國民黨軍隊將八號橋徹底破壞。1945年,日寇投降后,國民黨政府請“美國工程師使節團”為設計者,先搭建一座木架橋通車,然后再用鋼筋混凝土筑墩。

      兩年之后,隨著解放戰爭的進展,劉鄧大軍渡過黃河,挺進中原,國民黨軍隊在狼狽逃竄時,八號橋再一次遭到的嚴重破壞,斷裂的橋梁橫躺在山谷中,水流湍急的山澗散落著扭曲的鋼軌、崩落的水泥塊,滿目狼藉、遍體鱗傷的5座混凝土橋墩,在兩山之間孤立地矗立著。

      翻開八號橋的建筑史,就是一部濃縮的中國社會近代史??!

      進軍大西北,隴海鐵路是最主要的運輸線,八號橋則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要塞。附近觀音堂車站上亟待運往西北前線的糧食、武器彈藥及其他軍需物資堆積如山,搶通八號橋十萬火急,刻不容緩,中國人民解放軍鐵道兵兵團給楊連第所在團的修復時間只有3個月。

      要修復橋梁,必須爬上橋墩頂部,將上面平整后架設橋梁。但如何登上橋墩成為最大的難題。工程部門最初計劃是在橋梁兩端山頂打樁,然后架起鋼索吊橋,綁上滑輪,再用卷揚機和吊斗運送人和材料。第二個方案就是用大家常見的辦法——在橋墩的四周搭建腳手架。

      第一種方案,需要200米長30毫米直徑的鋼索,否則承載力達不到,這在當時根本買不到。 第二種方案需要腳手桿兩萬根,綁扎鋼絲5000公斤,這些所需材料在兵荒馬亂的年代,不僅一時籌集不到,而且時間不允許,兩種方案都被否決。

      “時勢造英雄”,“亂世出英雄”,“滄海橫流,方顯英雄本色”。這些名言警句再次在楊連第身上得到驗證,正是解放戰爭這一波瀾壯闊、英雄輩出的時代,將楊連第這樣普普通通的新戰士,推上了歷史的大舞臺。

      戰爭與和平是一對連體兄弟,自始至終互相比拼,互相角力,比肩而長。和平時期積累下來的不可調和的矛盾、積重難返的問題,需要用戰爭來解決,戰爭帶來的創傷,又需要和平來醫治,天下大勢,合久必分,分久必合。戰爭的本質是對社會資源的重新調整和再分配,根本原則是強食弱肉,根本要義是能力本位。戰爭年代能者為師,唯才是舉,物競天擇,不論資排輩,不考慮什么關系、地位、身份、背景、學歷、文憑, 沒有那么多的條條框框、清規戒律。那是因為在你死我活的戰爭面前,不用人才恐怕連小命也保不住,更不用說成就一番事業。試想,若非東漢末年群雄逐鹿的局面,若非劉備毫無立足之地,累累如喪家之犬,他會必恭必敬地三顧茅廬嗎?找個國家總理(丞相)和統帥(軍師),還需要一而再、再而三、低聲下氣地去請嗎?

      是解放戰爭給英雄們提供了一個用武之地!

      當然,任何朝代、任何時期都不乏濫竽充數靠投機鉆營而嶄露頭角的草莽將軍,但戰爭是一塊磨刀霍霍的試金石,它給那些胸無點墨卻好高騖遠、夢想出人頭地之人,設下一個個陷阱,讓他們一到戰場就原形畢露,像趙括那樣過目不忘、紙上談兵的“奇才”,不僅自己丟了性命,還葬送了一個國家,成為千古笑談。

      筆者曾撰寫過一篇評論文章,刊登在《中國鐵道建筑報》上,文章中提出了一個“假如登高英雄楊連第生活在和平時期,他還能不能成為英雄?”這樣一個問題。

      對這個假設,恐怕沒人敢拍著胸脯打包票:楊連第一定會成為英雄。因為在搶修隴海鐵路8號橋的時候,楊連第還是個剛剛入伍半年的“新兵蛋子”。在研究作戰方案、制定搶修計劃的時候,可以說他是不可能有機會參與決策,甚至根本就沒有他說話的份兒。上有師團營連各級領導,下有工程技術人員,再不成聘請專家召開個可行性論證會。你一個新兵,即沒有高學歷、高職稱,又沒有什么實戰經驗,你算哪棵“蔥”?還用得著你“瞎指揮”!即便是你的主意是對的,但誰會聽你的?你楊連第這么逞能,那么多的領導往哪里擺?許多老兵怎么看?就你楊連第行?

      話又說回來,假如楊連第生活在現在,遇到疑難問題他還會不顧一切地當“出頭鳥”嗎?即便是楊連第有好主意,最多只能議論議論,或者逐級請示匯報,等到決策層批下來,黃瓜菜早涼了,好主意也就成了馬后炮,甚至成為笑柄……

      當然,這只是一種假設,但這種現象卻不是假設。過去人們常說的“諸葛亮會”,現在這個概念只有在文字檔案里去尋找了;毛澤東提倡的“從群眾中來,到群眾中去”的群眾路線,在某些領導干部的腦海里毫無印記;政治民主、經濟民主、軍事民主,我黨我軍的致勝法寶——“三大民主原則”,顯得是那么的遙遠,甚至只是一種傳說……

      但解放戰爭的炮聲,穿越了那些重重疊疊的隔斷層,激活了群眾的智慧。

      一連幾天,楊連第和趙世全等十幾名戰士就圍著橋墩來回轉,細心觀察,冥思苦想。深夜,楊連第獨自到橋墩下觀察,借助月光,他看見二號橋墩的向光一面,有兩行排列不規則的鐵夾板裸露在外面。再細看,每個夾板都有個圓孔,他心里有了底。第二天,楊連第勇敢地向上級提出“利用墩面上凸出來的鐵夾板,綁扎單面云梯登上去”的想法。

      這一辦法提出來后,又經過廣泛地醞釀討論、反復研究,得到大家的贊同,團首長毫無懸念地批準了這個方案。

      9月20日上午,登高開始,附近的老百姓紛紛抬著木頭、帶著工具前來助戰。團政委將一面紅旗授予楊連第,莊嚴地講道:“同志們,全團都在注視著你們。你們是修復八號橋的先鋒,這面紅旗你們要想方設法插到墩頂上!”楊連第堅定地回答:“請首長放心,我們保證完成任務!”然后舉起帶鉤的桿子,靠近橋墩,勾住鐵夾板的圓眼,抓住桿子爬了上去。后面的幾位戰士順著楊連第放下來的繩索,爬上來綁架云梯。

      云梯漸漸接近墩頂,下面圍觀的群眾也越來越多。團首長和戰友們捧著鮮花,帶著鑼鼓來到現場,準備慶賀登高的勝利。然而,當楊連第就要攀登到墩頂時,卻被突出來的橋墩帽檐擋住了,筆直的長木桿不能拐彎,無法勾到墩頂的鐵夾板,意外的情況讓在場的人們都屏住了呼吸。這時,楊連第發現上面有一根被炸斷的鋼軌突出在墩檐外,便解下腰間的繩子,甩上去套住鋼軌,試拉了幾下,然后用兩腳登著墩壁向上攀。剛上了幾步,就感到雙手被繩子勒得酸疼,身體沉重。但他咬緊牙關,終于抓住鋼軌,翻身躍到墩頂。當他掏出懷中的紅旗高高舉起時,橋下一歡呼聲。來現場觀戰的老百姓都驚奇地說:“解放軍真是天兵天將??!”

      整平墩頂又是一項艱巨的任務。二號墩頂約有26立方米的鋼筋混凝土必須在10天內全部鏟掉,為了搶時間完成任務,楊連第只身一人,在3平方米面積的墩頂,僅靠一塊木板作掩護,用土炸藥連續爆破100多次。他的耳朵被震聾了,頭被震暈了,仍然堅持不下火線,直到完成全部任務。10月18日,八號橋重新架好,提前20天勝利通車。鐵道兵團黨委給楊連第記大功一次,并被鐵道兵團授予“登高英雄”的光榮稱號。

      1950年10月,楊連第出席全國第一屆工農兵戰斗英雄、勞動模范代表大會,并被選入大會主席團,受到毛澤東主席的接見。

      這里有一個必須澄清的問題:在很多文史資料和領導講話中說,楊連第是被“譽為”登高英雄,沒有文件證實哪一級部門曾授予他“登高英雄”稱號。

      在撰寫這篇報告文學之際,筆者查閱了大量的資料,證明這種說法是經不住推敲的。如果楊連第不曾被授予“登高英雄”稱號,他就不可能于次年出席全國第一屆工農兵戰斗英雄、勞動模范代表大會。如果不是他的登高壯舉轟動全國,對解放戰爭具有舉足輕重的影響,楊連第作為非戰斗部隊的戰士,也不可能被選入大會主席團,受到毛澤東主席的接見。

      還有一個問題,很多新聞報道中稱,鐵道兵團是在抗美援朝時組建的。其實,早在1949年5月16日,中央軍委就正式發布命令,將第四野戰軍鐵道縱隊擴編為中國人民解放軍鐵道兵團,時任中央軍委鐵道部部長的滕代遠,兼鐵道兵團司令員和政治委員。因此,由鐵道兵團黨委授予楊連第“登高英雄”稱號,是有據可查的,也是確信無疑的。

    二、英雄精神和英雄性格

      如果你不曾身臨其境,很難想象飛身攀登隴海鐵路八號橋的艱險程度。

      兩山對歭、溝深谷險、橋墩高聳,站在地下抬頭仰望,令人頭暈目眩。在當地觀音堂村村民中,也傳頌著 “八號頂,八號頂,掉下來摔成餅”的民謠。不屑說在鐵夾板上施工作業,就是能夠登上鐵夾板,并敢在上面站立的就不失為英雄好漢。橋墩上裸露出來的鐵夾板只有四指寬,30厘米長,僅可站立一個人,靠一根帶鉤的木桿,登上鐵夾板,然后一只手扶著墩壁,另一只手再舉著木桿勾住上面的鐵夾板逐級攀登,如果一旦體力不支或者稍有不慎,其結果就會是粉身碎骨。

      當楊連第登到20多米高的時候,鐵夾板越來越稀少,由間隔3米變為間隔5米,楊連第試了幾次都勾不到上面的鐵夾板,急得班長刁樹貴直冒汗,在下面大聲喊道:“危險,快停下來!”楊連第只是向班長喊了一聲:“放心吧!”,他深吸一口氣,踩著鐵夾板,踮起腳尖,用一只手按著光滑的水泥墩面,另一只手舉桿,沉著地用桿鉤勾住了上面的圓孔,隨即便縱身爬了上去,下面的戰友們無不為他捏了一把汗。楊連第大喊了一聲:“同志們,上??!”戰友們也跟著將云梯搭了上去。

      就楊連第攀登隴海鐵路八號橋的壯舉,筆者曾有幸兩次采訪楊連第的同班戰友、他的入黨介紹人、曾任鐵道兵一師一團一連連長的胡占芳(退休前為鐵道兵第一師第五團副團長),撰寫了《我與英雄在一起》的通訊,刊登在有關媒體上。

      據胡占芳講述,楊連第之所以能夠不畏艱險、勇往直前視死如歸、勇攀高峰,絕不是呈一時之勇,而是有著別人所不具備的思想、技術、性格基礎。

      楊連第是天津市北辰區北倉村人,1919年出生在該村北端一個農民家庭。英雄的童年因家庭貧寒,14歲就不得不肩負起養家的重擔,曾給人幫工種地,站柜臺當伙計,15歲到鞋廠當學徒工。日本侵占天津后他到城里蹬三輪車,1943年被日偽當局抓去當電業工人,登高架線,終日奔波,拼死勞作,仍不得溫飽。

      1945年9月,當八路軍領導的冀中民主政權——天津縣政府在北倉村開展減租減息、反奸清算斗爭時,楊連第主動參加了村農民協會,成為一名農會會員。

      11月初,國民黨94軍進駐天津后,開始蠶食津郊解放區,北倉人民重陷苦海,楊連第被迫再到鞋廠學徒,不久被解雇,只好重操舊業當三輪車車夫,之后又到建筑工地學做架子工??嚯y的歲月磨礪了楊連第堅實、剛毅、忠厚、認真的性格。

      人們常說,性格決定命運。這話是很有道理的。性格乃是一個人的性情和品格,性情往往決定人的處世態度,品格決定人的品位和風格。魯迅先生曾言:“南人北相,北人南向者貴?!币馑际钦f,就性格特點而言,北方人忠厚但有點愚鈍;南方人靈活,但帶點狡猾。只有那些忠厚但不愚鈍,靈活但不狡猾的人,才能成就事業。我們可以細數一下,無論是戰爭年代的楊連第、黃繼光、邱少云那些戰斗英雄,還是和平時期的雷鋒、焦裕祿、孔繁森這些光輝榜樣,甚至包括歷史上那些為國為民的俠之大者,盡管時代不同、作為不同,但在性格上卻有著相同的一面,那就是思慮忠純、大智若愚、堅實剛毅,聰慧但不乖巧,執著但不張揚,純樸但不愚鈍,勇敢但不莽撞,慎于言而敏于行。

      楊連第身高力大、不善言辭、不茍言笑,干活不惜力,父親楊玉璞怕他吃虧便經常勸他:“干活別太欺了”(欺字,在北方就是太實在的意思)可他總是憨厚地一笑:“早干晚干都得干,干完不就完了!”

      有一年,楊連第的鄰居蓋房子,楊連第去給人家綁扎腳手架,腳手架所用木桿長達三、四米,別人兩人抬一根,三個人立一根,而楊連第一個人扛一根,一個人將木桿橫移至挖好的坑內豎起,并綁扎妥當,引得眾人都停下來看他的個人表演。

      之后,“架子工是楊連第的絕活”便被廣泛傳開,也為他成為聞名于世的“登高英雄”和屢創遇水架橋的奇跡,奠定基礎。

      解放天津的時候,村里召集青壯年給解放軍抬擔架,楊連第奮勇爭先。一天晚上回到家里,家人看到楊連第身上、臉上,甚至連耳朵眼兒里都是泥土,就問他是怎么回事?他說,抬擔架時,一顆炸彈在身邊爆炸,他不顧一切地趴在擔架上,用自己的身體掩護傷員,結果三個人都被炸飛的泥土所掩蓋,等他們從泥土里鉆出來,都成了土人。

      楊連第就他這種舍生忘死、鍥而不舍的“韌勁”“欺勁”,后來被部隊首長和戰友們譽為“楊連第性格”。

      1949年初,當天津市軍事管制委員會布告軍隊招收技術工人時,年已而立的楊連第感到圓軍人夢的機會來了。在家人的支持下,他與堂叔楊萬生等架子工一起參加了中國人民解放軍,成為鐵道縱隊一支隊橋梁大隊三連的隨軍職工,享受薪金制,3月13日,隨隊移駐河北省灤縣。

      1949年4月,已由工轉兵的楊連第,隨所在部隊奉命修復被炸毀的石家莊至北戴河鐵路76號橋,上級要求先保證下行線通車。當時沒有大型設備,戰士們按照楊連第提出的施工方案:在地上搭建起枕木垛,用短鋼軌橇起上行線塌落的鋼梁,再往上墊枕木,然后將頂起的鋼梁運至下行線,一舉獲得成功,楊連第受到連隊表揚。接著搶修71號橋。由于用力過猛,楊連第不慎從橋墩上摔下來,跌破了頭部。經醫生救治蘇醒后,第二天就又帶傷上了工地。

      1950年10月19日,根據中共中央的戰略決策,中國人民志愿軍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,開赴朝鮮戰場。10月25日,楊連第報名參加中國人民志愿軍鐵道兵團,被編入一師一團一營一連,首次參加的戰斗是從邊境之城集安修一座跨鴨綠江的鐵路便橋。

      第一夜,百余斤重的枕木楊連第一個人“偷偷地”扛了30根,行程70多公里。第二夜起,他和戰友們冒著美軍的狂轟濫炸,開挖5000多立方米沙石料,7天完成任務。在班務會上,楊連第鼓起勇氣向黨小組長胡占芳表示:“我一定要爭取入黨?!?/p>

      11月6日,楊連第所在部隊從集安正式入朝, 12月中旬,部隊星夜趕往大同江北岸,在搶修大同江橋的同時,新建了一座便橋,為志愿軍第三戰役保持強大攻勢做出貢獻。

      1951年1月,沸流江大橋被炸斷,上級令一團四連在7天時間內修復,四連請楊連第指導施工。剛剛填寫中國共產黨入黨志愿書的楊連第隨即趕往工地。經細心觀察,基本掌握敵機出沒規律,他指揮戰友們采取“貓戲耗子”的戰術,敵機來襲,他們就順著事先系好的繩子,下橋隱蔽,待敵機一溜,他們又馬上順著繩子上橋搶修,提前3天完成任務,一改白天躲避轟炸,晚上借助夜幕修橋的慣例,開創了白天照樣可以修復橋梁的奇跡。

      1951年7月,楊連第所在的一連轉戰到了位于滿浦至平壤鐵路線上的清川江大橋。

      戰斗在激烈地進行著,大編隊的敵機群,晝夜不停地把炸彈傾瀉到鐵路沿線,清川江大橋3號墩被炸塌,鋼梁沉落在江底,運輸中斷了。團指揮所限令一連8天內修復清川江大橋。

      修復橋梁必須先架一座浮橋,以便人行往來,運送材料。

    連隊把選定浮橋位置的任務交給了胡占芳和楊連第。兩個人手拉著手向江中趟去,江面上水流湍急,江底下彈坑累累。楊連第沒走幾步,就掉進一個深深的彈坑里,胡占芳急忙抓住他的胳臂,把他拉了上來。

      經過反反復復的四次勘探,哪里有彈坑,哪里有鋼梁,哪里有斷軌,他們都摸得一清二楚。選定架設浮橋的位置后,經全連兩天兩夜奮戰,一座人行浮橋便橫越在清川江上。

      “天有不測風云”,暴風雨又來了。一時間,濃云密布,雷電交加,瓢潑似的大雨,傾盆而瀉,雨點打得人們連眼睛都睜不開。頃刻山洪暴發,勢如破竹,浮橋被沖垮了,幾天來付出的勞動化為烏有。

      楊連第與戰友們沒有氣餒,又試驗著用“枕木垛鋼軌橋”、“水上木浮橋”、“油桶內穿方木橋”等11座浮橋,均因水流太急未能成功。其間,楊連第曾被巨浪卷入6米多深的江中,當戰友們在百米外將他救起時,不省人事的楊連第仍然緊握著那把從不離身的鐵鉗。戰友們事后問他為什么不把鉗子扔掉,他說:“扔了還怎么工作??!”

      江水還在不斷上漲,但橋必須盡快地架起來。幾經研究,上級決定讓楊連第到河對岸去,幫助二連利用原橋墩,搭設一座吊橋。

      到河對岸去?難??!水深浪急、橋斷墩塌,縱有千般本領,也難跨越。

      楊連第那愁云密布的臉上,又驟集了幾分焦慮。他站在江邊上,目光掠過那洶涌的波濤,發現從上游飄流下來的大量圓木、方木,被三號橋墩攔截在那里,而且越積越多;對面四號橋墩一根被炸彎的鋼軌,斜垂下來,被激浪沖擊得搖搖擺擺。兩個橋墩本來有20多米的距離,但堆積的圓木與被炸彎鋼軌卻使兩個橋墩之間的距離縮短了。

      楊連第決定踏著積聚的木堆,從這里攀緣過去。他,踏著水面上那些漂浮的積木,顫顫忽忽的向四號墩奔去。離那跟斜垂的鋼軌只有兩米了,他盡力最大可能使自己鎮靜下來,使盡全身的力氣,縱深一躍,一把抓住了鋼軌。鋼軌猛然顫悠了兩下,他牢牢地攀著鋼軌,爬上了對面的橋墩。

      江北岸的同志也為他深深地舒了一口氣,又一次看到他精彩的登高表演。

      楊連第帶著兩個小組,每人腰間掛一盞嘎斯燈,開始了又一次奇特的作業方法。他們先把長木桿綁在鈑梁上,另一頭直垂到離水面兩米左右,再綁上橫桿和斜桿,使之縱橫交錯,一點一點地向兩座橋墩之間延伸、延伸……吊橋終于架起了。通道有了,楊連第和戰友們緊急搶運了250多根圓木,做成了一個巨大的木籠,又搶運了240多方片石,填滿木籠,3號橋墩終于修復了。

      被征服的洪水,馴服地流過清川江大橋。此時,楊連第又提出再架設鋼軌浮橋,并用鋼軌交叉插至江底錨定方案。經30個晝夜的苦戰,終于將大橋修復。為表彰楊連第的突出貢獻,上級又給他記大功一次、小功兩次,他領導的一排榮立集體功。

      1951年3月6日,經黨小組長胡占芳和黨員董春正介紹,連隊黨支部大會通過了楊連第的入黨申請,成為一名光榮的中國共產黨黨員。心情無比激動的楊連第莊嚴宣誓:“戒驕戒躁,虛心學習,為人民鐵道兵而奮斗,捍衛祖國,消滅一切帝國主義侵略者,永做一個毛主席的好戰士,為革命事業獻出一切?!?/p>

      1951年9月1日,楊連第參加了鐵道兵團在沈陽召開的第一屆英模代表大會,并入選主席團。9月中旬楊連第出席在京舉行的全國鐵路勞動模范代表會議,并當選志愿軍國慶觀禮代表。10月23日至11月1日,應邀列席參加了全國政協一屆三次會議,再次受到毛澤東主席等黨和國家領導人的親切接見,并得到毛澤東主席和朱德總司令簽名的照片。

      1952年5月上旬,楊連第所在連隊再次轉戰到了清川江。敵機對清川江的轟炸更加頻繁起來,大橋一次次地被破壞,楊連第帶領全連隨炸隨修,連續的轟炸連續的搶修。5月15日這天,炮彈爆炸后的一片片濃煙尚未散去,此時已升任一連副連長的楊連第,帶領著戰士們到大橋上去檢查。他發現新搭建起來的第三孔鋼架,由于夜里過車太多,頻繁地震動已使鋼架移位5厘米之多。他和戰士們正準備把鋼架矯正,一顆萬惡的定時炸彈爆炸了,一塊彈片飛來,擊中了楊連第的頭部,祖國的好兒子——楊連第倒下了,年僅33歲!

      在抗美援朝的日日夜夜里,楊連第和戰友們用特有的堅韌、毅力和犧牲精神,搶修、搶建橋梁23000多次,搶修便線、便橋120多公里,搶修各種線路14600多次,搶修隧道120多次,總計達550多公里,用生命和鮮血筑起了一條“打不垮炸不爛”的鋼鐵運輸線。

      聶榮臻元帥曾對鐵道兵的作用做了這樣的概括:“我們的鐵道兵部隊在抗美援朝戰爭中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。自從他們來了以后,朝鮮的鐵路橋梁就成了‘炸不斷的橋梁’,他們的口號是‘敵隨炸,我隨修,路隨通?!麄儜{借勇敢和技術,把大量搶修器材儲存在橋梁附近,敵機一炸,立即進行搶修,很快就修通了。在保障鐵路的斗爭中,涌現出像楊連第等許許多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?!?/p>

      為緬懷英雄業績和表彰英雄行為,中國人民志愿軍領導機關于1952年6月4日發布通令,為楊連第記特等功,授予“一級戰斗英雄”稱號,并命名楊連第生前所在的鐵道兵團一師一團一營一連為“楊連第連”。7月下旬,國家鐵道部接受中央戲劇學院、北大醫學院、北京鐵道學院等眾多讀者向《人民日報》提出的建議,將隴海鐵路八號橋命名為“楊連第橋”,將大橋附近車站命名為“楊連第站”,并在橋頭修建楊連第紀念碑和楊連第紀念館。7月27日,天津縣人民政府在英雄家鄉北倉召開3000多人參加的追悼大會,縣長翟新、副縣長于鐵手捧烈士遺像和靈牌步入會場并主持祭奠活動。

      1953年3月15日,楊連第烈士靈柩從朝鮮清川江畔運回祖國。翌日,安葬在沈陽抗美援朝烈士陵園,與志愿軍特級英雄黃繼光、楊根思,一級英雄邱少云、孫占元等烈士相伴共眠。6月25日,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,追贈楊連第為“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英雄”,授予英雄獎狀、金星獎章和一級國旗勛章。

    三、英雄精神與英雄團隊

      從八號橋橋下,沿著一條山間公路盤旋而上,到達大橋西端。橋頭聳立著一座三棱體塑碑,三個面都書有“楊連第大橋”五個熠熠生輝的金色大字,對面是登高英雄紀念碑和登高英雄紀念館。在紀念館墻壁上,印刻著再現楊連第登高壯舉的巨幅照片,其中一幅是楊連第在最上面奮勇登攀,下面有幾十名戰友綁扎單面云梯。這幅珍貴照片讓筆者久久凝視,思緒綿綿:修復隴海鐵路八號橋的壯舉,是登高精神的展示,也是鐵道兵精神的凝聚,登高英雄的背后必然有一大批登高勇士,一個奇跡的背后肯定有一個團結奮戰的英雄團隊。

      猛士必出于卒伍!登高精神與團隊精神相輔相成、相映相稱!

      團隊精神的實質是一種力量,是一種默契與互補,這種力量與默契,是通過共同的信仰、協調的行動、相同的價值觀念和頑強的工作作風而凝聚起來的一種合力、眾力。

      在完成隴海鐵路八號橋二號橋墩修復工作之后,三、四號橋墩架設云梯的登高工作,很快就在兩天之內完成了,原因是擔任登高和墩頂修復工作的全體干部戰士,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能熟練地進行墩上作業,登高壯舉成為人皆可為的家常便飯。

      世界上的事物就是這樣,只認第一,不認第二。第一個登頂的是登高英雄,第二、第三……后面的就是本職工作。在朝鮮戰場上,第一個拆除定時炸彈的李云龍(與《亮劍》中的李云龍同名同姓,一字不差)被授予戰斗英雄稱號(后任鐵道兵一師三團副團長),第二個拆除定時炸彈的被通報表揚,此后就是必須完成的任務。

      英雄值得我們銘記,但那些默默無聞、無聲無息的無名英雄,也值得我們贊揚,“我們從古以來,就有埋頭苦干的人,有拼命硬干的人,有為民請命的人,有舍身求法的人……雖是等于為帝王將相作家譜的所謂‘正史’,也往往掩不住他們的光耀,這就是中國的脊梁?!?/p>

      在修復八號橋橋墩的同時,為了盡快實現架梁通車,槐溝山洞鑿掘工程也開始了。

      八號橋因為橋隧相連,大橋與隧道之間的距離太近,沒有場地組裝架橋機,而蘇聯產的雙臂架橋機是個龐然大物,必須在山洞外安裝好,再從槐溝山洞內通過,以便架設80噸重的四孔鋼梁?;睖仙蕉撮L257米,有效高度5.2米,架橋機通過需要5.84米,這樣就必須鑿下半米多,共計600立方米,三中隊就擔任了這一艱巨的鑿掘工作。

      9月19日,三中隊曾進行了一次鑿掘試驗,發現底下完全是大青石,全中隊300多人鑿掘了一天,只鑿下4立方米,照這樣的速度完成全部工程,需要幾個月的時間,工期不等人??!如果采用爆破的辦法,因震動力太大,傷損山洞,甚至有震塌的危險。有著16年爆破經驗的監工員楊自華,就提出建議說:“只要小型爆破,管保不出問題?!碑斖?,楊自華就向中隊領導遞交了保證書,要求上級把爆破任務交給他,保證不發生任何危險。經過民主討論,很快就得到了領導的批準。

      9月21日,爆破工作正式開始了,全中隊指戰員鉆進黑洞洞的隧道里。洞內陰森森的什么也看不見,隧道東段,泥水沒過腳面,鞋子陷在里面,亂石渣子直絆腳。山頂上滲透下來的山水,不斷地灑落在戰士們的頭上身上,戰士們絲毫沒有把這些困難放在心上,大家就把“誰英雄,誰好漢,山洞中間來考驗”的標語,寫在大石頭上。點亮瓦斯燈火,“叮叮當當”的鐵錘鋼鉆鑿石巖的聲音、“轟隆轟隆”的爆破聲不時地從山洞里傳出來。監工員楊自華親自動手打眼下藥,并耐心地告訴大家:“炸藥量少了,蹦不開石頭,炸藥量過大,容易崩壞山洞;炮眼方向要正,角度不能超過90度,歪了白費藥,白放一炮不打緊,影響工期問題就大了?!彼芮芭芎?,對每一個炮眼都要仔細檢查一遍,一連五個晝夜沒有合眼,臉色蠟黃,眼窩深陷。實在熬不住了就靠在石頭上瞇一會。然而震耳欲聾的轟鳴聲,又將他“喚醒”,便趕忙站起來,投入到打炮眼、裝炸藥的工作中去。

      爆破工作進行到三分之一時,戰士們用籮筐向洞外挑運石渣,因為洞內漆黑,又濕又滑,碰傷腳,磕破腿的事兒,那都“不是事兒!”戰士小尤被剛鉆扎傷了腳,鮮血直流,他毫不在意地說:“輕傷不下火線,這點傷算什么?!比耘f低頭繼續干。

      在陰森森的山洞里,戰士們就光著膀子,任憑汗水從頭頂流到腳底。經過9個晝夜的緊張戰斗,終于在29日下午全體指戰員高喊著“勝利了!”帶著滿臉的汗水、滿身的泥漿,從洞里鉆出來。9天的工夫,放炮1500次,掘出石渣600余立方,架橋機從山洞里安然的通過。

      在這里需要提及的一點就是,在八號橋整個修復過程中,蘇聯工程專家功不可沒。蘇聯工程專家西林、史密爾朵夫、也力民可夫三位同志于9月17日到達現場,立即對整個工程進行了詳密的勘察和測量。因5座橋墩被破壞后都有裂紋,原計劃決定將有裂紋的地方進行修補外,并在橋墩四周進行鋼筋混凝土加固。照此計劃,共需要混凝土800多立方,鋼筋80多噸。經蘇聯工程專家詳密勘察計算后,認為除了一號橋墩因破壞嚴重需要加固外,其他的橋墩支撐力量已經足夠,出現裂紋部分插入鋼管用空氣壓縮機進行灌漿就可以了。

      這一計劃變更后,只需要混凝土250立方、鋼筋10噸就夠了。除人工之外,據當時的物價粗略估計,就要節省人民幣兩億元(舊幣)以上。

      在整個施工過程中,蘇聯工程專家們都以高度的國際主義精神,不辭勞瘁的冒雨頂風,爬山越溝,親自到現場進行手把手的指導。史密爾朵夫因水土不服拉痢疾,仍然每天按時到現場,對每一孔橋梁、每一件工作,都要親自檢查。他們以科學精神和對中國人民的友誼,為新中國的建設,貢獻了自己的力量。在此補述一筆,意在還原歷史真面目,滴水之恩,不可遺忘。

      在八號橋修復過程中,遇到了中原地區連綿的雨季?,F場暴雨連連,戰士們一如水洗。天一晴,現場又炎如火煎,戰士們汗水像雨水一樣往下淌,大家都相互鼓勵說“大西北老百姓還在受苦呢!咱們遭點罪不要緊?!蓖砩暇退诔睗竦膸づ窈蜕蕉蠢?,很多同志因此漲了疥瘡,由于寒暑交加,病倒的不在少數,但沒有一個叫苦叫累的。

      所有干部戰士、工友都以革命的英雄主義精神,忘我拼搏、奮不顧身。戰士魏國忠扛枕木,別人每天扛40根,他扛64根。大家都這樣為了提前修復八號橋,付出了全部力量。

      無論是八號橋的修復,還是抗美援朝的勝利,都是中國人民不屈不撓、團結奮進精神的結果。有人說,貧窮就會挨打。清道光年間,中國的GDP占全世界的三分之一,照樣被八國聯軍的堅船利炮攻破國門。有人說,落后就會挨打,建國之初,無論是經濟上還是武器裝備上,中國與美國的差距判若云泥,但中國人民志愿軍照樣把美國打得在停戰書上簽字畫押。決定戰爭勝負的主要因素還是世界萬物之靈——人!

      年齡較大的同志可能看過《激戰無名川》那部老電影,那是由原鐵道兵后勤部助理員鄭直所著的同名小說改編的,小說以當時的鐵道兵團一師一團二連“激戰百嶺川76晝夜”的真人真事為基礎撰寫的(百嶺川,小說中為無名川;當時的二連,小說中更改為九連)?,F在,由鐵道兵團頒發的“激戰百嶺川七十六晝夜二等功臣連”的錦旗,還收藏在中鐵十一局集團展覽館里。

      1952年春節前夕,楊連第隨志愿軍歸國代表團華北小組到天津向父老鄉親匯報工作,回到家鄉北倉。熱情的鄉親們,在北倉村布置的會場,給楊連第披上紅綢帶,戴上大紅花,還用古樸的“拉駱駝”方式(由十幾位青年舉起一個人當作“駱駝”,嘴里銜著紅繩,由一人牽引,讓楊連第坐在“駱駝”身上)將英雄送到家門口,表達對英雄的敬慕之情。隨后,楊連第又赴各地向祖國人民匯報志愿軍的英雄業績,受到熱烈歡迎。

      1952年3月,已升任連隊副連長的楊連第回到了朝鮮戰場。這時,連隊已轉戰百嶺川大橋,這里是滿浦線上的樞紐,自然成為敵人轟炸的重點目標,為抗擊敵軍反復實施的“絞殺戰”,上級才調一連緊急增援。

      楊連第不顧旅途勞頓,第二天就趕赴戰場,只見10座橋墩中的5座已被炸壞,鋼軌枕木散落滿地。此時,敵機再次飛臨百嶺川大橋,炸掉三孔橋梁,當楊連第查看到第六孔橋梁時,一顆定時炸彈爆炸,氣浪把他從背后掀倒,前額碰出了一個大口子,蘇醒后的楊連第包扎著繃帶重回工地。急紅了眼的美軍黑寡婦飛機兩架一組、三架一群輪番在高空盤旋,不時地從志愿軍的防空炮火中鉆出來。突然,溜道組的馬德友報告:大橋左邊河灘上有一顆定時炸彈,楊連第趕過去用手摸了摸說:“還不熱,沒事,把它清走!”

      天剛擦亮,敵機又不停地在空中盤繞,趁機俯沖下來,百嶺川大橋上正通行著一列滿載糧食給養的列車,被敵機甩下一排炸彈和幾顆燃燒彈擊中,最后一節車皮起火,司機趕忙把燃燒著的列車開到橋南的山洞里躲避。

      山洞內烈焰滾滾,火光刺眼,焦味嗆鼻。楊連第喊了一聲:“跟我上!”十幾個戰士上去,把鉤一摘,齊心協力地把著火的車廂推出山洞,一長列給養車終于保存下來了,但大家的衣服燒爛了,手上臉上都被燎起了火泡。

      這時大橋的第二、三孔排架也被燃燒彈燒著了,楊連第又招呼大家立即奔赴橋上救火,有的戰士沒有救火工具,就把上衣脫下來在江里浸泡一下,到排架上撲打火焰……每個人都像從火堆里扒出來的一樣,頭發眉毛也都燒焦了,滿身熏得烏黑。大火終于撲滅了,百嶺川大橋又繼續通車了……

      就這樣,在上有飛機轟炸,下有定時炸彈威脅的情況下,楊連第和他的戰友們戰勝千難萬險,始終保證交通大動脈的暢通,建起了“打不爛、炸不斷”的鋼鐵運輸線,以致美國《合眾社》發出如下電文:“在差不多一年來,美國和其他盟國的飛機一直轟炸共產黨的運輸線,在北朝鮮仍有火車在行駛……坦白地說,他們是世界上最堅強的建設鐵路的人?!倍赖诎思瘓F軍司令范弗里特也不得不感嘆:“雖然聯軍的空軍和海軍盡了一切努力……然而共產黨仍以令人難以置信的頑強毅力把物資運到前線,創造了人間奇跡?!?/p>

    轉下頁?

    12 > >>
    精品无码制服丝袜自拍